因某些原因,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,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.bxwx66.xyz(book+66点xyz,bxwx66.xyz)找到回家的路!

喧闹的汉口,鲁西华带着二女找了饭店住下,鲁西华叫过韩彩儿,“彩儿,你带着郭文在汉口玩几天,我出去几天就回来。”

韩彩儿一听这话,似乎明白了鲁西华的意思,“西华,你一定要去吗?”

鲁西华点点头,“让阿黄陪着你,我也放心许多。你自己注意安全,钱你拿好,也别随身带的太多。害人之心不可有,防人之心不可无。郭文素昧平生,你权当交个朋友,但也别太过交心。”

韩彩儿上前抱抱鲁西华,“西华,这些我都明白。我在这里等着你回来。”

鲁西华点点头,“你打听一下汉口到荆州怎么走最方便,等我回来我们就出发。”

韩彩儿乖巧的把头埋在鲁西华肩上,口中嗯了一声。

鲁西华心下暗自叹了一口气,儿女情长,自己如何脱得这粉红牢笼。安抚好了韩彩儿,鲁西华又提起黄猫儿,细细吩咐起来。

黄猫儿算起来也已经十三岁了,按照豹子的年纪已经是老头子一个了,不过现在却精神的很,也不枉吃了那么多的药材,体型已经从六米长到了七米,也不知什么时候有个头。按照黄猫儿的速度,子弹也不好伤它,自然是保镖的最好选择。

黄猫儿听到鲁西华啰啰嗦嗦吩咐半天,不耐烦的摆摆爪子,意思是我知道了,你忙你的去吧。

当下鲁西华叫来郭文,道明自己要外出访友两三日,让郭文在汉口好好休息一下,等自己回来。郭文自然满口称是,让鲁西华放心。

诸事了毕,出得饭店,鲁西华踏步就往北奔去。

杜石的车陷到大泥坑里快一个小时了,虽然自己找来了石子垫在车轮下,但是拉车的马匹已经累得口吐白沫也拉不动,车上都是大坛大坛的醋,准备运往县城的。杜石急得上火,这荒山野岭的也没个人家,一坛醋一百多斤,自己一个人根本搬不动车上的坛子,跟别说先搬到车下,再搬上去了。

怎么办!这不按时拉到地头,自己就要赔钱给人家了。这兵荒马乱的年月,晚上再遇上个歹人,自己丢了小命,一家老小可都没活路了。

杜石正急得团团转,就听见后面有人问道,“车陷了?”

杜石连忙说道,“是的,是的。还请朋友帮忙搭把手,移两个坛子到地上。”边说边转身往后面看去。一回头身后没人,顿时一阵冷汗就顺着背脊下来了,遇到不干净的东西啦?

还没等杜石的小心思转个弯,就又听到身后一个声音,“好了。”杜石这又急忙回头,这次用劲过大差点把脖子给扭了,这才发现自己的车子已经出了大坑,平平稳稳地停在坑外一米远的地方,远处一个人影飞快的消失在路上。

杜石半天没反应过来,自己遇上的到底是人还是鬼?

小河庄唯一的土路上倒着一棵七八十公分粗的大树,八九个庄汉正在对来往的车马依次收费,小车五毛,大车一块。收完了钱,一个庄汉就对着旁边休息的兄弟们摇摇手,几个庄汉站起身来,哼哧哼哧的把大树抬到一边,放车马过去。一些老头坐在自家的门槛上,笑嘻嘻地看着。

来往的车辆多是外来的,看到庄汉们手里都提着棍叉,没敢惹事,只能捏着鼻子乖乖交钱,背地里偷骂小河庄的人不得好死。

一个庄汉拦下了一个骑驴的小媳妇,笑嘻嘻地渡着步子过去,准备调戏一下,就听到一个声音,“起开!”刚想回头看看是哪个不长眼的敢这样跟自己说话,就觉得腰眼一疼,自己身子就飞了,话也说不出来。

自己身子落到地上,听到庄里的二愣子刚喊了一句,“大家一起~”就没下文了。因为拦路的大树嘭的一声炸成无数碎片,打得当头的几个庄汉仰天就倒了下去,浑身是血,不知死活。

“神仙爷爷显灵啦!”庄上的几个老头一看这情景,立刻跪在地上磕头不已。

那个骑驴的小媳妇甚是机灵,立刻吆喝着,骑驴跑了。靠!难道真是坏事做多了,神仙显灵啦?!

夕阳下的京师越发的巍峨,虽说最近几十年来城头变幻大王旗,下了皇帝、换了总统、走了军阀,今天游行、明天抗议,但是乱世之中,有知识的人还是吃香的。

江永安是个落魄的八旗子弟,换了朝代没了收入,只能给以前瞧不起的汉人打工,幸好江永安识文断墨,靠着给街坊四邻写信、读信有些收入,这不,这一片儿武馆的师傅就经常拜托自己写拜帖,谁叫自己写的一手好字呢?

和街坊邻居打过招呼,江永安就一步三晃跟着武馆的弟子来到武馆,当头一位中年人坐在中堂,见到江永安来到,就站起身来说道,“麻烦江师傅了,又要拜托你写一份拜帖。”

江永安见到金主,脸上都堆着笑意,“哪里哪里,李师傅客气了,还要谢谢李师傅赏饭吃。不知这次是何事?”

李师傅摸着胡子微微一笑,“小徒志峰学艺有成,定下擂台,要和这几片的青年才俊们试试高下。”

江永安喜道,上前拜道,“那就恭祝贵徒旗开得胜。”江永安写拜帖是按照份数算钱的,这摆擂台需要的拜帖数量就多了去了,内容相同,换个名字就好了,少说也有十几二十份,10元钱轻轻松松到手。

当下江永安就站到书案边,提笔凝墨,准备下笔,就听见外面院子嘭的一声,手上一哆嗦,一滴墨汁就溅到了准备好的红纸上,黑了一团,眼见是不能用了。

一个清朗的声音传入耳中,“谁是江永安?!”

江永安不禁抬头看去,只见一个布衣男子,龙行虎步,昂首迈过门槛来到庭院之中站定,一双眼睛扫过四周,直溜溜的就看向堂中。男子背后,两寸厚的武馆大门已经化为碎片,散落的满地都是。

李师傅惊怒在立,“你是何人?为何破我武馆大门!”

那个男人也不回答,望向堂中,似乎认准了自己,直直走来。

一个弟子气愤交加,大吼一声,“找死!”一个箭步,跃过两米距离,来到男子身后,左拳含胸,右拳一击而出,如枪如箭,带着阵阵雷鸣直奔男子后背脊梁而去,这拳要是打实,男子不死也是残废。

只见那男子毫不在意,依旧徐徐前行。弟子更加愤怒,拳头来到男子后脊三寸处,陡然再次加力,一拳打在男子背上。

“不要!志明手下留情!”李师傅见到自己弟子恼羞成怒,使出崩拳,害怕伤了人命,不由得开口阻止。

男子闻得此言,眼中放光,口中轻喝,“好!”

男子话音未落,只见那位叫做志明的弟子一拳击在男子身上,没了声响,却忽然自己口吐鲜血,一下萎靡在地,胸口微微起伏,显然是昏了过去。

李师傅见状,大喝一声,“好贼子!”当下,身作奔马,脚踏连环,踩的堂中地面微微发震,正是形意十二形中的马形,而右臂圈环对着男子当胸罩下,左臂自腰间蛇击而出,诡异之极,正是马形的一大杀招~马后炮。

李师傅拳快,男子更快。李师傅眼前一花,双拳没有一拳击中,正待腰间发劲卸了前冲之力,就听得脑后男子声音问道,“你叫江永安?”

李师傅又惊又怒,回身一望,只见男子已在自己身后几步,右手拍在江永安的肩膀,将他微微压住,左手揣在裤兜里。李师傅顾忌江永安的安慰,顿时停下动作,“阁下何人,到底想怎么样?!”

江永安被眼前男子按住肩膀,只觉得被一座大山压住,不能动弹半分,嘴里口干舌燥,开口答道,“我就是江永安。我与阁下素昧平生,不知阁下找我何事?”

男子笑着露出雪白的牙齿,“你可认识一人名叫郭文?”

江永安疑惑道,“阁下认错人了吧?我并不认识一名叫郭文的男子。”

男子笑道,“对不起,我没说明白,郭文是名卖身女子,五六年来每次都托你写汇票回家,她家是荆州的。”

江永安听到这里,顿时惊得魂飞魄散,尖叫道,“爷爷饶命!”

喜欢真摘星拿月请大家收藏:(www.booksky.xyz)真摘星拿月天地文学更新速度最快。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