因某些原因,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,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.bxwx66.xyz(book+66点xyz,bxwx66.xyz)找到回家的路!

“她们已经不在这里了,她们离开了。”

附身?罗先的眼睛看向地面,这种诡异的力量就是从下面传上来的,富集在巫医身上。

先祖的灵魂?罗先觉得那并不是单一的一两个死去的灵魂,而是一种灵魂的聚集体,去除消散的部分,剩下的被一种血脉的力量相互吸引而凝结在一起。

嗯,巫医的族人,听男爵说起过,他好像杀了他父亲。

是不是也因为如此,他才能召唤眼前属于家族的先魂的力量。

这种力量很淡,只有借助相同血脉后人的身体和仪式才能说话,其他的似乎还做不了,只能提供一些消息。

但是在这个时代的异世界,已经算很了不起的能力了,难怪村民对巫医又敬又怕。

此刻的巫医因为外魂入体,双眼变得红白交错,不见丝毫眼瞳。

“血!我看见了鲜血!”巫医跪在地上,头一昂,忽然说了这么一句,把罗先吓了一跳。

“谁的血?”

“不是安娜,也不是塔玛拉,是一个孩子,还未成型的孩子!”巫医身上继续发出疯狂地嘶叫,声音越来越大。

还未成型的孩子?婴儿?罗先还想继续问,此刻巫医身上的黑气忽然往地面一钻,消失的无影无踪,巫医本人喘着大气站起了身来。

这么快?我的话还没问完呢。罗先此事眼睛一瞥,看到了之前被丢在一旁的野鸡尸体上。那只野鸡全身的羽毛此刻也失去了光泽,发出一种灰白惨淡的韵味。这玩意不能再吃了吧?

罗先觉得这可能和仪式使用了野鸡血有关,如果使用更强大一点的动物鲜血,巫医是不是能维持仪式更长一些呢?

不过看他的年老体弱的身板,可能更强大的鲜血带来的力量附身也会更厉害,不一定吃得消。

巫医本人满头是汗,双腿战战巍巍,转过身对着罗先。

“未成型的孩子指的是?”罗先上前伸手扶他在椅子上坐下,递过一杯水后问道。

巫医喝了一口水,说了一声谢谢,“是一个没能活着,也没死掉的孩子。”

“还有更多的吗?譬如安娜去哪儿了,或者她们现在在什么地方?”

巫医摇摇头,“祖灵不是万能的,很多地方他也无法到达。你来这里询问安娜的消息,祖灵给出的答案是孩子,她们不在了,但孩子还在,你要从孩子身上去找。”

“好吧,你说的这个孩子,到底是谁的孩子?能提供一下线索吗?”

“是安娜的。”

“男爵夫人怀孕了?塔玛拉都十八岁了~”说到这里,罗先不由得佩服男爵起来,真的是厉害。

“是的,但是她流产了。”

“男爵可没向杰洛特和我说起过这件事。”

“也许是出于害怕、羞愧,或者是忘记了,也许他根本不想记得这件事。”

“我记得你说过安娜找你做过护身符,护身符是用来保护安娜的。难道说是事发之后,安娜才来到你这?她告诉你的?”

“不不不,不是安娜,贵族的夫人通常不会向一般人提起自己的家事。是先祖,先祖告诉我的,这是一种预言,当你无法亲身参与某些事情的时候,你只能求助于先祖,而先祖告诉你预言,这就是交易。”

看上去,这家伙真的有做神棍的经验啊。

“很好,那我暂时相信这是真的。”

“预言当然是真的,不管你信不信,它都在那里,不会改变。但是你需要预言的带领,才能找出真相。”

“请问一下,男爵和安娜流产这件事有关吗?”罗先问出了一个最不想问的问题。

“他脾气很差,威伦这片地上的人都知道,而且还喜欢喝酒。”巫医不屑地说道。

“脾气差的人喝了酒,只会让他的脾气变得更差。”罗先叹了口气,家家有本难念的经,“他酒后虐待过家人?是不是有这方面的习惯?安娜来找过你,你一定发现了什么。”

“巫医老了,又快瞎了,不过还好,有公主跑来舔他的手。”巫医突然说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。

“所以呢?”

“公主很聪明,只愿意接近满怀痛苦的人,她很亲近安娜,这一点我还是看得出来。”

“安娜很痛苦,所以鲜血是属于孩子的,那么孩子呢?”

“被丢进一间阴暗的坟墓,既没有仪式也没有葬礼,然后它就醒了。现在,它正在自己的墓地附近游荡,一心只想复仇。”

“安娜来找你做护身符,就是为了这件事情?”

“对,现在,这个孩子变成了尸婴。抓住那个尸婴,尸婴和母亲有血脉之连,可以把你带到她所去过的地方。”

“怎么处理?杀了它?它已经够可怜的了,变成尸婴本来就不是自己所愿意的事情。”

“这种事情狩魔猎人知道怎么做,尸婴是一种诅咒,狩魔猎人知道如何解除。如果解除不了,那就带着它的血来,鲜血可以作为仪式的材料,帮助找到它的亲人。”

“取了尸婴的血,就能找到安娜?”

“血、血、血...从古自今,血都能将活人和死人联系到一起,它是沟通他们之间的联系。有些时候,哪怕过了一百年,当初不和的兄弟也不会和好。但是其中一个死去之后,另外一个忽然想通了,想恢复兄弟之间的情谊,那么剩下的那个就会带着他的血去找巫医。”

“巫医能做什么?”

“巫医会到他们的祖先灵前夜祭,往血里混入牛奶、香草和母鸡脚,然后让活的人喝下它,这样死人和活人就能重归于好。”

真的很重口味啊。罗先想到了一个词,血浓于水。

“这个祖灵前夜祭是一种什么仪式,我能询问一下吗?它引起了我的兴趣。”罗先觉得生死之间似乎还有更多的秘密,他们联系的很紧密。

“这里是威伦,死亡徘徊于附近的每一处沼泽和水塘,人们知道自己会死,通常都是带着遗憾离去。因此,要帮助他们去掉遗憾,就要举行祖灵前夜祭,否则他们无法安息。”

“后人们点亮用野兽油脂做成的火烛,在巫医的带领下穿过黑暗,在祖先的灵前呼唤他们的名字,抚平他们的遗憾。唯有如此,他们才会安心离去,重新转世为人。”

罗先又从巫医这学到了一些知识,点点头,“无论如何,现在想要找到安娜的重点是找到那个因为意外而死去,因为愤恨而转变的尸婴,对吧。”

“对,等到午夜时分,去埋下婴儿的墓地附近去找找吧,它就在那里。”

“只要你说的没错,那男爵应该知道坟墓的位置,这种事情,妻子瞒不过他。”

巫医点点头,没有再说多余的话。

罗先继续问道,“这样就结束了?”

“仪式结束了,祖灵只能做到这一步,想要知道更多,那就带着尸婴的血再来吧,我很累,需要休息。”

罗先再次道了一声谢,从身上摸出十来枚金币放在巫医的桌上,不能白让别人做事不是,自己把消息带回去让白狼做决定,万一还有麻烦巫医的时候,到时候也好说话,维持好关系很重要。

罗先离开了巫医的小木屋,跨上“瓦罐”,踏上了回乌鸦窝的路程,此刻天已经暗了下来,算算时间,白狼还没到女巫师那里吧,一切顺利的话,明天上午两人就能见面。

没想到乌鸦窝在晚上会关门,罗先随口询问了一下守夜的卫士,得到杰洛特并没有返回的消息之后,就在乌鸦窝外的要到附近找了个地方休息起来,如果白狼提前回来,他也能看到。

果然,深夜,地面传来的震动向罗先提醒,有人来了。

来人正是白狼。

挥手示意疾驰而来的杰洛特,白狼同样在野外停下了马蹄。

两人相视,微微一笑,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。

火堆前,香肠、鱼和面包被串成一串,传出香味,分别了半日的伙伴又重新聚首。

“你那边情况怎么样?有希里的消息了吗?怎么急着赶回来,可以休息一晚再走啊。”罗先趁着夜色寒暄起来。

“有一点,那边的女巫是我很久之前的一个熟人,现在化妆成一名草药师,为附近村民看病。她提到有一名陌生的精灵向她问起过希里的消息。她请我和她一起去探访精灵留下的地址,那是一个隐蔽的古墓,我惦记着你这边的情况,就请她等我一段时间,等我处理完男爵的事情再去。你这边呢?从巫医那里问到什么了吗?”

罗先点头,火光和美食和啤酒之中,将自己得到的消息完完整整地告诉了杰洛特,最后说道,“听上去,似乎是一场家暴的后遗症。安娜的下落关键在尸婴的身上,那个未出世就遭到厄运的孩子。白狼,尸婴是什么?”

杰洛特笑了笑,越来越像个人,没有刚遇到时冷酷的模样,“我们狼学派的一位狩魔猎人先辈说过一句话:说尸婴丑陋,就像说屎难吃。我觉得他说的话虽然粗俗,但是也是事实,却也绝非完整的真相。”

“那尸婴到底是什么东西呢?比食尸鬼还恶心吗?”

“尸婴说起来大部分都很可怜,它们是由被抛弃后没有安葬的死婴在特定的条件下转化而成的。从外形来看就像是半腐烂的胎儿,这种尚未成形的血肉被自身意识的憎恨、恐惧和恶毒所扭曲。它们想要疯狂地报复遗弃自己的父母。诅咒并为他们带了厄运和疾病。但是,它们在成长的过程中,会吸食附近孕妇的血,吃掉她们腹中的胎儿,造成更多的无辜。”

“巫医说狩魔猎人有办法解除尸婴的诅咒,你会吗?如果解决不了,就只能杀了它,带着它的血去找巫医,巫医同样也能通过仪式找到安娜的位置。”

“我曾经在这片大陆上游历过数十年,去过很多地方,见过很多的人和事,关于尸婴...其实还是有温和的解决方式,那需要曾经抛弃过它们的父母重新接纳它们,化解它们的怨气,然后它们就会从尸婴这种被诅咒的生物变成保家护宅的幼灵。”

“怎么做呢?”

“将它们的身体埋在家门口,并在月色和雷霆的见证下为它们取上一个正式的名字,这是一种名叫安姆洛因的仪式,这样可以化解它们的怨恨,前提是怨恨不深。”

“看来,找到安娜和塔玛拉的关键又重新回到了男爵本人的身上,真是一种讽刺啊。”

两人正在聊天,忽然听到一阵钟声急切的声音从不远处的乌鸦窝传来。

两人抬头一看,之间远处的山丘上,火光冲天,照得天空都变了颜色,钟声如雨点一般焦灼,乌鸦窝的大门被打开了,一些背着包裹的人从大门中涌了出来。

“男爵的城堡着火了。”杰洛特说道。

喜欢真摘星拿月请大家收藏:(booksky.xyz)真摘星拿月天地文学更新速度最快。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